易八达全球华人第一资讯门户网站-

  • 纽约
  • 旧金山
  • 芝加哥
  • 西雅图
  • 洛杉矶
  • 保姆纵火案再开庭:莫焕晶的抗辩和林生斌的失控

    2018-02-02 07:50:00 来源: 今日头条

    0729107u30uupjydjxjajt.jpg

    2018年2月1日,“杭州保姆纵火案”再次在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2017年6月22日凌晨5点左右,保姆莫焕晶使用打火机点燃雇主林生斌家客厅内书籍,导致杭州上城区鲲鹏路蓝色钱江小区2幢1单元1802室发生火灾,造成林生斌的妻子朱小贞及其3个孩子死亡。 

    40天前,案件因被告人莫焕晶的辩护律师党琳山退庭而中止。这一次,审判终于到来。公诉人认为,被告人莫焕晶在居民住宅内放火,致四人死亡和重大财产损失;多次盗窃他人财物,数额巨大,其行为已分别构成放火罪、盗窃罪。莫焕晶对如何控制火势事先未采取任何准备措施,即便对本案严重后果持过失心态,依法也应当构成放火罪并对全部后果承担责任。

    莫焕晶多次争辩:“我爱他们,他们也爱我”

    2月1日上午9点,莫焕晶被押进法庭。早在去年8月21日,她因放火罪、盗窃罪,被杭州市检察院提起公诉。莫焕晶穿着一件黑色贴花的卫衣,头发散乱地束在脑后。能看得出她很紧张,一张嘴,声音细弱,露出哭腔。林生斌穿着黑色的西服、白色的衬衫,和律师、公诉人坐在一起,他在席位的最左边,一如往日的平静和自持。

    即使心怀恐惧,在整个庭审的过程中,莫焕晶一直辩称,与被害人朱小贞关系很好,没有矛盾,“所以不会故意放火”,“想通过先放火再救人的方法让朱小贞心怀感激,从而再次借钱”。2016年9月,莫焕晶经中介介绍到了朱小贞家里。她出生于1983年,与被害人朱小贞同年,两人又在相近的年龄有了第一个孩子。这些共同点让朱小贞对她信赖有加。“她会跟我聊天,讲孩子教育的事情,她扮黑脸,我扮红脸,一起教育孩子。”

    朱小贞已经无法知道的事情是,这个她处处称赞的保姆,沉溺于赌博,并于2017年3月至6月间,多次窃取其家中的金器、手表等贵重物品进行典当、抵押,得款18万余元。就在案发前一天,莫焕晶还从朱小贞家里偷了一块男士手表去典当,获得37500元。晚上,她将这些钱充入网络赌博账户,一晚上将账户的6万多元全部输光,仅剩下0.85元。

    0729103r3npagb0d345l0b.jpg

    林家360平方米的豪宅,几乎被烧成了废墟(于楚众 摄)

    朱小贞楼下邻居的一份口供与莫焕晶叙述的点火时间产生了冲突。这位邻居在口供中说,自己在4点50分的时候,听到楼上阳台有东西坠落,他去查看了一下,看到楼上1802已经有浓烟,且看到明火。根据报警记录,在蓝色钱江小区对面江面打渔的胡姓渔民是第一个报警的,他记得5点钟左右,看到蓝色钱江浓烟滚滚。“这说明火势已经很大。”被害人代理律师方以此来证明莫焕晶在法庭上说谎。根据莫焕晶的叙述,她起初拿了一本书,书的封皮很厚,点了一两分钟都未燃着,“那么如果是4点55分开始放火,经过这样的耽搁,5点怎么可能燃起大火,还被对面江上的人发现?”被害人代理律师表达质疑。

    在法庭上,莫焕晶也试图推翻曾经的口供笔录。比如,在接受公安询问的时候,莫焕晶承认,自己点燃书本后,特意扔在沙发一角,因为“书扔在那个位置,最多只是烧到窗帘”。在法庭上,莫焕晶声称,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烧窗帘,“我知道朱小贞和孩子死后,心里很难过,所以笔录就是随便看了下,就签了。”她还在法庭上指控公安机关对她进行口供诱导。“朱小贞对我很好,我爱他们,他们也爱我。”在法庭上,莫焕晶与朱小贞一家曾经的愉快相处变成了莫焕晶在法庭上自保的一种工具,她的潜台词是,他们对我这么好,我怎么会故意放火要害他们。“我对不起你们,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我认罪,悔罪,希望法庭能给我一个公平的裁决。”她在最后的陈述环节如此表示。

    072910o9zh5zye5efvzkho.jpg林生斌:砸向保姆的保温杯

    从妻子走后到现在,林生斌一直表现得克制、冷静。即使是在家破人亡的第一个月,面对来访者,他依然是彬彬有礼地点着头,即使当他的哥哥、父母在灵堂里和物业或公安交涉出现激烈冲突,他仍然是不紧不慢的、一句一句地回应着。自出事后,几乎每天都有媒体来找他。尽管每一次讲述都是撕裂伤疤上刚刚缝起的线,他还是礼貌地回复媒体的询问。

    他只是将他的痛和对妻子和孩子的思念写在微博上,藏在无人知晓的晚上。1月26日,杭州下了2018年的第一场雪。林生斌想到了妻子朱小贞,两人第一次约会就是为了看雪。2013年,他们一家四口还去了哈尔滨,看着孩子在雪中欢天喜地,两人却冻得直跺脚,“每次看到下雪心里总是难掩的兴奋”。林生斌希望朱小贞多带孩子回来,回到他的梦中。开庭的前一天,杭州迎来了第2场大雪,整个杭州银装素净。对于林生斌来说,这或许又是一种陪伴的暗示。

    072910zmw0ezjcqqoqmdqr.jpg即使对于莫焕晶,林生斌也很少去说些什么。案件发生以来,他不愿听到莫焕晶的名字。在上次接受本刊采访的时候,他曾告诉本刊,他对莫焕晶的期待只有死刑,为此,他和律师放弃了追究莫焕晶的民事责任。“我对她只有恨。”莫焕晶8月曾在看守所给他写过一封道歉信,他不想看,也不会看。“上面的每个字都像刀子一样。我不想听到她的任何一个字。”

    整个上午,林生斌安静地坐在公诉人席位的一角,不愿搭眼看莫焕晶。唯一一次是在莫焕晶的一次陈述后。莫焕晶说,五点钟左右的时候,朱小贞发现家里着火,冲她喊了一句,“阿晶,着火了,报警。”警方的报警记录显示,五点零四分,朱小贞打电话报警,而莫焕晶的报警记录则在5分钟之后。在被问起这五分钟在做什么时,莫焕晶的回答支支吾吾,她说她回房去拿电话,但想了下,还是决定把保姆房的后门打开,这样救援人员来的时候可以顺利施救。

    作为证人的公安部灭火救援专家在法庭上表示,建筑起火,二氧化碳浓度到达2%时会造成被困人员呼吸困难,浓度到达6%-7%时会造成人员死亡,“如果起火6-8分钟人员不能成功撤离,则有死亡危险。”这意味着,莫焕晶点火后的一系列行为可能直接影响朱小贞以及孩子是否能够被成功施救。“保姆房的门那里堆了很多的物品,我弄了好一会。”此后,莫焕晶才开始打电话。

    “这句话是谎话!”林生斌的情绪有些激动。林生斌的依据是,尽管蓝色钱江双电梯入户,主人电梯与保姆电梯分离,但莫焕晶一直跟朱小贞一起走正门,保姆门几乎不用,“这个时候怎么可能想起去清理那里?”林生斌抬高了声音,“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情?我们全家对你这么好。”莫焕晶低低地回了一句对不起,“你觉得对不起还有用吗?”

    林生斌的爆发是在下午开庭一个小时之后。当时,公诉人正在法庭出示第4组证人证言。这份证言来自参与救援的医务人员。他在证言中讲述了被困的林生斌家人的状态,用到包括诸如“面部焦黑、瞳孔放大”等词汇。林生斌先是低头抽泣,然后失声痛哭。他的双手捂在脸上,眼泪不停地掉了下来。一旁的律师将手放在他的肩膀上劝慰。公诉人继续出示证言,他提到林生斌的小儿子林青潼起初心电图是一条直线,在做了5分钟心肺复苏后开始有了心率。这时,林生斌拿起律师旁边的黑色保温杯砸向莫焕晶,因为位置偏差,砸到了法警的脸上。他又抓起东西,但是被法警制止。

    晚上23:47分,林生斌在微博上发表了道歉。他说自己没有控制住情绪,违反了法庭的纪律,非常后悔。林生斌还在微博上表示对砸到女警的歉意,“我真是无心的,在这里我想和她说声对不起,医疗费用我愿承担,也愿意当面向她道歉。”

    072910609b2iy2ye209kzy.jpg林生斌道歉微博截图

    公诉人:莫焕晶要承担全部责任

    和前任律师党琳山一样,莫焕晶的辩护律师王晓辉以及徐晓明一直在试图为莫焕晶减轻罪责。他们认为莫焕晶的作案动机和行为都有可商榷之处。两人提到了一个细节,说第一次去看守所见莫焕晶时,莫焕晶就向他们提到,希望二人能够帮助她还原两个真相,一是不是有意造成伤亡,二是她有想救火的行为。

    莫焕晶说,她曾拿着水桶想去灭火,但当时朱小贞让她报警,她就把水桶放下了。报完警后,她再次想过去救火,但是火已经很大。不过她也承认,如果返回去,也是有救人的可能的。然而,整个庭审的过程中,作为旁听人员的我们,看到的是,她的选择从保姆门走了出去,没有去帮助朱小贞救助孩子,哪怕是带走一个孩子。在保姆房门口,她遇到了一个保安。莫焕晶在口供陈述上说,火很大,自己进不去,让保安进去救人,她还给了保安一盏台灯。这个给台灯的动作也被辩护律师作为莫有救火行为的一个证据。

    辩护律师为莫焕晶减轻罪责的另外一个方式即是试图追究物业和消防在救援中的不当行为,以帮莫焕晶分担罪责。辩护律师主要提出,消防救人指令不及时、搜寻路线不当,各部门协调存在问题,物业的消防设施及管理、救援处置存在问题。他们举了一个例子,电话记录显示,朱小贞曾在多次报警时明确告知对方自己在屋中的位置。但是为什么后面消防、物业都不知道屋里有人呢。另外,他们指出,从救援路线来看,消防在救援的时候,没有体现救人第一的原则。“救援是从保姆房经过厨房、客厅、过道、主卧、靠客厅的次卧,最终才到达朱小贞与3个孩子待在一起的北边的次卧。”

    辩护律师还提到了来自消防人员的一份口供,即该消防人员是在6月22日早上6:40扑救时,接到了救人指令。进到现场时,“房间内烟很大,温度很高”。而女主人朱小贞面朝玻璃、头朝西侧卧,她的三个孩子挨着她的腿边躺着。此时距离大火已经过去一小时四十五分钟。辩护律师据此认为,消防没有起到应有的责任,“消防的使命是救人,而不是路人甲。”基于此,辩护律师认为,消防救援不当和物业设施配套存在的问题是导致案件结果的重要因素,“如果不是因为这个事情,事情的结果不会这样,莫焕晶不用对人员的死亡负责任。”

    出庭的证人公安部灭火救援专家试图纠正辩护律师对于“救人第一”原则理解上的偏颇。他在法庭上指出,火场分为燃烧区、浓烟部位、烟气薄弱部位,“要想从火焰区救人或者通过火区救人很困难,即使要去明火区,也得先灭火。这跟救人不冲突,火不灭,也救不出来人。”他也对各部门之间的沟通问题进行了解释,“通常指挥员不一定了解报警的信息,现在有的地方会发短信过去。”

    公诉方的证据表明,虽然火灾发生在客厅,北边卧室没有过火。但是根据现场形势,消防人员救火一定要穿过过火面积和场所,才能到达被困人员区域。“消防扑救都在于止损,与犯罪后果不是因果关系,消防和物业无论影响大小,都应该理性看待问题,不能将其看成扩大后果的因素,应该严格区分,不分担莫焕晶的任何刑事责任。关于量刑应该围绕犯罪行为和犯罪人展开。第三者为挽救犯罪所做的努力,不能作为减轻被告人刑责的依据。”

    (图片来自网络)

    来源: 今日头条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发布评论 登录 | 会员注册
    最新评论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

      Web Analytics
      Real Time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