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八达全球华人第一资讯门户网站-

  • 纽约
  • 旧金山
  • 芝加哥
  • 西雅图
  • 洛杉矶
  • 江歌案凶手陈世峰判囚20年

    2017-12-21 11:57:00 来源: 纽约侨报网

    江歌母亲20日在日本召开记者会,对判决结果表达强烈不满。

        江歌母亲20日在日本召开记者会,对判决结果表达强烈不满。 视频截图/“凤凰网视频”微博

      当地时间20日下午,中国女留学生江歌被杀一案在东京地方裁判所一审宣判,被告人陈世峰因故意杀人罪和恐吓罪被判处有期徒刑20年。

      庭审后,江歌母亲召开记者见面会表示“对判决结果不接受” ,并对江歌生前好友、陈世峰前女友刘鑫的表现表示气愤,称“回中国后将和刘鑫对簿公堂”。

      法律人士指出,在日本,法官会根据检方的刑罚控诉“酌情判决”,然而这次法官的判决与检方一致,对陈世峰的判决已属重判。

     

      案件宣判

      陈世峰犯两罪 庭审时仍不反省

      律师:陈在日服刑后,回中国再被追诉可能性不大

      【香港中通社12月20日报道】中国留日学生江歌被害案20日在东京地方裁判所宣判,被告人陈世峰因故意杀人罪和恐吓罪获刑20年有期徒刑。法律人士指出,在日本,法官会根据检方的刑罚控诉“酌情判决”,然而这次法官的判决与检方求刑一致,是十分少见的情况。 

      法官在判决书中陈述了陈世峰的作案过程,指出陈杀人具有计划性,情节恶劣,并且所伤无辜。陈开始就抱有强烈杀意,辩解不可信,不能采纳陈方律师说法。此外,法官判定刀是陈带来的,不是江歌或证人刘鑫的,陈在法庭不断试图将责任转嫁,完全没有反省之意。 

      庭审期间,检方指控嫌疑人陈世峰犯下杀人罪和恐吓罪,但陈仅承认“在与江歌夺刀的时候,失手刺中江歌颈部”,否认故意杀人,并咬定刀不是他带来的,而是江歌室友刘鑫递给江歌的。被告律师也仅承认恐吓罪成立,主张陈世锋仅犯下“杀人未遂罪”。 

      被害人江歌室友刘鑫于13日通过视频出庭,报道称其证词存在前后不一的情况。 

      例如,陈方律师披露警方接警录音,录下了刘报警时曾对屋外叫喊:“把门关了,你不要骂了。” 陈表示,江歌曾手拿水果刀,试图用肘部开门,并摁门铃,但刘没有开门。对于锁门,刘鑫予以否认,并表示录音内容不完整,应是:“怎么把门锁了,你不要闹了。”

      此前,被害人江歌母亲江秋莲曾在中日两国征集了451万份签名状,极力征求法庭判决被告人陈世峰死刑。 

      前法官水野智幸表示,签名不能交上法庭,不能被视为物证,日本法官认为不能、不应考虑签名因素。另外,法医在庭上将江歌流血之剧比喻为“像瀑布一样外泄”,江母曾一度情绪激动,后续庭审甚出现身体不适状况。 

      而针对“中国是否具有追诉权”一问,江母前辩护律师大江洋平表示,陈世峰在日本服刑后,回到中国再被追诉的可能性不大,国际社会不赞同双重刑罚。 

      此外,由于本次庭审旁听席看不到任何证据展现,案件也并非性犯罪,证人却视频作证,有诸多网友认为“真相并未大白”。对此,日本知名法制记者江川绍子表示,本次庭审法院对媒体采访十分闭塞,她对连证据都不让旁听席看的情况表示非常忧虑,认为法庭应该是完全公开的。 

      目前,“江歌案”一审已经全部结束,江歌母亲江秋莲在判决后向法官深深鞠躬,并开始索赔手续。

     

      专家解读

      20年有期徒刑是否判得太轻了?

      专家:陈获顶格判决,属于少数

      【侨报讯】江歌案宣判后,中国网民纷纷表示陈世峰20年有期徒刑“判得太轻了”。对此,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教授、法学博士、原日本早稻田大学助理教授周振杰,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暨法学院讲师、日本一桥大学法学博士肖萍对该案进行了解读。

      在日本,20年判轻了吗?

      政法微信公号“长安剑”20日报道,两位专家介绍,依照日本法律和刑事诉讼实践,这个量刑不算轻,甚至有点出乎意料。在日本法院根据检察官的量刑建议顶格判刑的情况属于少数,江歌案一审中,检察官的量刑建议就是二十年,最后是顶格判决的。同时,根据“永山基准”,在日本犯涉杀人罪时,如果被害人只有1人,一般情况下该案犯是不会被判处死刑的。

      1983年,日本最高法院公布过对于死刑量刑考虑的标准“永山基准”,具体包括九条:犯罪性质、犯罪动机、犯罪形态(尤其是杀人方法的执拗性和残虐性)、结果重大性(尤其是被害者数目)、被害者家族感情、社会影响、犯人年龄、有无前科、犯罪后表现。

      根据“永山基准”,被害死亡的人数是衡量判刑的一项非常重要的基准。杀三人以上有较高的可能被判死刑;杀害两人,死刑、无期或者有期徒刑都有可能;如果只杀了一人的话,很可能被判有期徒刑。

      如果在中国,陈会被如何判决?

      依据本案目前的证据,如果适用中国法律,陈世峰也未必会被判处死刑,但至少会被判处无期徒刑。

      中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规定:故意杀人的,处死刑、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在司法实践中,由于陈世峰的故意杀人行为极可能被认定为“属于情节严重”,因此应当判处死刑或者无期徒刑。

      陈在日服刑会不会被减刑假释?

      在日本,有期徒刑获假释必须服满刑期的1/3,无期徒刑要服满10年。

      但是,刑期经过1/3时申请假释,很少被批准。刑期经过1/2时,批准率也只有1/3左右。假释的决定权,由地方更生保护委员会(社区矫正组织)行使。

      根据上述规定,陈世峰需要至少服刑近7年才有被假释的可能性,而且批准的可能性很小,结合其在日本无亲属的实际情况,其获假释概率要比日本籍罪犯更低。

      江母对判决不满能上诉吗?

      江母是没有权利上诉的。

      而陈世峰是有权上诉的。在日本,此类案件上诉的期限是14天。也就是说,从2017年12月20日起算,2018年1月3日是陈世峰可以提起上诉的最后一天,如果1月3日恰逢日本法院休息,则会顺延至1月4日。

      江母能否获得赔偿?

      江母此前表示,刑事案件结束后,会考虑对陈世峰提起民事赔偿。在日本刑事案件被害人赔偿有两种方式,一种是损害赔偿命令制度(与中国附带民事赔偿制度类似,但适用范围和赔偿范围略有不同),另一种是犯罪被害者给付金制度,这一制度的赔偿的性质是由国家进行的赔偿。

      由于日本民事诉讼只会考虑被告在日本的财产, 江母即使胜诉也很难实际获得赔偿。

      而由日本国家给付赔偿,则对江母在事发时的国籍、住所提出诸多条件限制,江母获得此项赔偿的可能性不大。

      如果江母在中国国内争取民事赔偿,由于陈世峰是成年人,其父母在中国财产不会涉及到赔偿的范围。而以陈世峰的个人财产进行赔偿,江母短期内获得可观赔偿的可能性很小。此外,日本的判决在中国是没有效力的,想要获得赔偿,她还必须启动新的诉讼。

     

      家属失望

      江歌案宣判后 刘鑫发文讲述案发后经历

      刘鑫:再侵害我家人,一定会维权

      【侨报讯】对于江歌母亲的指控,刘鑫曾多次否认。江歌案20日宣判后,刘鑫再次撰文,表示自己是因为警方要求,一直无法与江歌母亲沟通,她也会通过法律途径维护自己和家人的权益及名誉。

      西安《华商报》21日报道,对于为何不去见江母,刘鑫说:“案发后,我知道三叔(江歌)妈妈在日本,曾经发微信约三叔妈妈见面,阿姨因忙碌而拒绝。而且凶手都还没落网,警方让我什么都不能说!中间我陆陆续续被阿姨问出来一些讯息,她全部发在微博上。而陈世峰是上微博的,而且微博玩得很好!我和阿姨说的每一句话,等于都直接告诉了陈世峰这个凶手!虽然阿姨自己也不希望这样,我也理解她那时控制不了自己,但是我真的不能再多说了。”

      刘鑫说,陈喜欢玩微博,事发后他开始关注中国国内舆论动态,全网都在发消息说陈世峰是凶手,看到舆论后,他删除了全部微博,注销了微博账号。还尽可能删除了自己的网络轨迹,这也许是后来媒体找不到他多少信息的原因。

      刘鑫还写道:“在这一年中,支持我活下来的信念就是一定要出庭作证……今后,如果再有侵害我家人的行动,必将依法维护自己的权利!”

     

      ■观察

      陈世峰“重判”的六大因素

      江歌案20日宣判后,香港凤凰网刊登《日本新华侨报》总编辑蒋丰的文章,分析陈世峰遭到“重判”的六大因素。

      文章写道,杀害江歌的凶手陈世锋被判有期徒刑20年。应该说,这是一个不尽人意的判决,是一个不能让江歌妈妈满意的判决,是一个不能让关注此案的大多数中国民众满意的判决。但还应该说,这在日本大多数杀人案件的判决中已经属于“重判”了。梳理出导致陈世锋“重判”的因素,不仅可以加深中国民众对日本社会的认识,也对中国人走向海外社会具有参照意义,甚至对江歌血案可能升格的法庭斗争都是有利的。

     

      陈世峰遭“重判”原因如下:

      ①江歌血案的核心证据。检方坚持是“蓄意杀人”,辩方坚持是“第一刀致死”,属于“杀人未遂”,而法医提供的“尸检报告”则指出无法认定是哪一刀致江歌而死,进而指出在同一处竟有6刀连续捅入。专家指出,日本法院在有关杀人案件的判决中,检方和辩方的意见固然十分重要,但核心证据是来自法医的“尸检报告”。

      ②陪审员致力于情的追究。法庭上有专业出身的法官,还有来自民间人士的陪审员。这次陪审员对陈杀人后的表现极为愤慨。杀人后陈世峰并没有立即把受害者送往医院,也没有自首投案情节,反而是采取了一系列销毁证据的行为。

      ③陈世峰法庭激怒日本辩护律师。陈世峰的日本辩护律师曾有另类打法,自己在法庭上“带哭”道歉,促使陈世峰“跟哭”道歉。但陈的道歉未令法庭上所有人满意。

      ④陈世峰法庭玩弄检方。在日本,对于伤害杀人案的认定,十分重视完整“证据链”的形成。陈世峰与其辩护律师一方面叙述了杀人过程,另一方面还叙述了四次销毁杀人凶器、服装等事实,摆出一副“我都告诉你们,你们却找不出来”,这无法形成完整证据链的无赖姿态,分明是在戏弄握有公权的检方。

      ⑤江母态度的转变。江母在12月4日接受采访时表示:“我相信日本的检察官、法官,他们的智慧是不可能让陈世峰颠倒黑白的。”

      ⑥中日关系的回暖。在中日关系改善时期,这起看起来证据链还不完整的案件,如果判决过轻,势必会在中国引起强烈反响,给两国关系以及民间情感带来新的冲击。

    来源: 纽约侨报网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发布评论 登录 | 会员注册
    最新评论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

      Web Analytics
      Real Time Analytics